•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35753;?#26631;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医学论文 > 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与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关系

    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与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关系

    时间:2019-04-15 14:53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与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关系的文章,应注重脑卒中患者?#33041;?#26399;心理干预, 评估其思维方式, 对有反刍思维的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让其能够积极面对疾病配合治疗, 提高其睡眠质量, 有利于疾病的治疗与预后。

      摘    要 目的 ?#25945;?#39046;悟社会支持及反刍思维对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影响机制。方法 采用领悟社会支持量表、反刍思维量表和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 对长春市及其周边地区的10所医院的257名脑卒中患者进行调查。结果相关?#27835;?#26174;示, 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与睡眠质量呈两两显着相关;反刍思维在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之间起着完全中介作用。结论 领悟社会支持和反刍思维影响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提高脑卒中患者的社会支持领悟水平和降低反刍思维程度是改善其睡眠质量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 睡眠质量; 脑卒中; 领悟社会支持; 反刍思维;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mechanism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ruminative responses on sleep quality in cerebral apoplexy patients. Methods 257 patients from 10 hospitals in Changchun and its surrounding areas were investigated by using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Scale (PSSS) , Ruminative Responses Scale (RRS) and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 . Results Correlat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ruminative responses were significantly correlated with sleep quality; ruminative responses played a completely mediating role in the relation between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sleep quality. Conclusion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ruminative responses could affect the sleep quality of cerebral apoplexy patients. Improving the level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and reducing ruminative responses are effective ways to improve their sleep quality.

      Keyword sleep quality; cerebral apoplexy;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ruminative responses;

      脑卒中又称脑血管意外或中风, 具有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的特点[1]。睡眠障碍不仅是诱发脑卒中的独立危险因素[2], 也是卒中后易发的并发症, 发病比例高达45.83%゛82.5%[3,4,5], 严重影响患者身心健康[6,7], 阻碍康复进程[8], 增加复发的风险[9,10]。对社会支持的感知是提高睡眠质量的积极因素[11], 领悟社会支持水平低的患者, 因为缺乏安全感和被支持感, 反复思考疾病的危害、经济负担及对工作、学习、生活不良影响, 加剧了负性情绪, 导致消极错误的认知[12], 从而影响睡眠质量[13,14,15]。因此, 本研究旨在?#25945;?#39046;悟社会支持对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影响及反刍思维的中介作用。

    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与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关系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采取整群抽样的方式, 选取长春市10所综合性医院257名脑卒中患者进行?#31034;?#35843;查, 在257名老年脑卒中患者中, ?#34892;?72人, 女性85人;民族状况方面:汉族220人, 少数民族37人;平均年龄为 (59.41±13.99) 岁。对部分文化程度?#31995;?#25110;者视力较差者, 由统一培训的中医心理学研究生将题目念给患者并按照其回答帮助填写?#31034;? ?#31034;?#24403;场测试, 当场收回。

      1.2、 纳入标准

      1) 符合1995年全国第四届脑血管会议制定的脑卒中诊断标准[16], 并且经头颅CT或MRI确诊;2) 签署知情同意书;3) 意识清楚, 能够理解并独立回答问题。

      1.3、 排除标准

      1) 不符合诊断依据及纳入标准者;2) 伴有严重意识障碍或认知障碍不能配合检查者;3) 伴有严重失语失用不能配合检查者;4) 不按要求配合, 依?#26377;?#24046;者;5) 有明确的精神疾病史和精神疾病?#26131;?#21490;患者。符合以上其中任?#25105;?#39033;者, 均不能纳入。

      1.4、 研究工具

      1.4.1、 领悟社会支持量表 (PSSS) [17]

      用于评估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的水平。由Zimet?#32570;?#21046;, 包含12个自评条目, 3个维度: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人支持, 量表釆用7级评分标准, 即极不同意、很不同意、稍不同意、中立、稍同意、很同意、极同意, 得分越高表示个体领悟到的社会支持水平越高。在本次研究中, 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43。

      1.4.2、 反刍思维反应量表 (RRS) [18]

      由NolenHoeksema编制, 韩秀、杨宏飞等将其介绍到国内。包括22个条目, 3个维度:?#31185;?#24605;考、反省深思和症状反刍, 量表采用4级评分标准, 即从不、有时、经常、总是发生, 得分越高表明反刍思维倾向越严重。在本次研究中, 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30。

      1.4.3、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 (PSQI) [19]

      由Buysse编制, 刘?#32479;?#31561;将其介绍到国内。该量表?#21448;?#35266;睡眠质量、入睡时间、睡眠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催眠药物、日间功能障碍7个方面评估个体近1个月的主观睡眠质量。采用0゛3级计分, 累计各维度的得?#27835;PSQI总分, ?#36136;?#36234;高表示睡眠质量越差。

      1.5、 数据?#27835;?/strong>

      使用SPSS 17.0对所得数据进行录入与?#27835;? 运用描述性统计?#27835;?#30456;关?#27835;?#22238;归?#27835;?#31561;统计方法?#27835;?#21508;变量之间的差异与关系。

      2、 结果

      2.1、 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睡眠质量的相关?#27835;?/strong>

      将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以及睡眠质量得分进行两两相关?#27835;? 结果见表1。领悟社会支持与反刍思维 (P<0.01) 以及睡眠质量 (P<0.01) 均存在显着?#21512;?#20851;。反刍思维与睡眠质量 (P<0.01) 显着正相关。相关?#27835;?#32467;果显示, “领悟社会支持”与“反刍思维”及睡眠质量之间的关联, 满足中介效应?#27835;?#30340;前提条件。

      表1 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睡眠质量的相关?#27835;?br /> 表1 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睡眠质量的相关?#27835;? src=

      注:##P<0.01

      2.2 反刍思维在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之间的中介效应检验

      根据温忠麟等[20]提出的检验程序, 采取逐步检验回归系数的方法, 进一步?#27835;?ldquo;领悟社会支持”影响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的路径。以“睡眠质量”为因变量, “领悟社会支持”为自变量时, 标准化系数具有显着性 (P<0.01) ;以“反刍思维”为因变量, “领悟社会支持”为自变量时, 标准化系数具有显着性 (P<0.01) ;以“睡眠质量”为因变量, “领悟社会支持”“反刍思维”为自变量时, 标准化系数具有显着性 (P<0.01) , 但是增加了中介变量“反刍思维”后, “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之间的标准化回归系数不显着 (P>0.05) 。因此, “反刍思维”在“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之间起到了完全中介效应。见表2。

      表2 运用回归?#27835;?#26816;验面对的中介效应
    表2 运用回归?#27835;?#26816;验面对的中介效应

      注:##P<0.01

      3、 讨论

      3.1、 脑卒中患者睡眠障碍的发病率?#27835;?/strong>

      以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 (PSQI) 评定总分>7为临界值, 高于临界值视为睡眠障碍。本研究结果显示脑卒中睡眠障碍发病比例为35.48%, 与陈东等[4]研究报道脑卒中睡眠障碍发生率45.83%的结果不一致, 考虑原因是取样患者的病程不同, 陈东等以脑卒中急性期为研究对象, 因为病期较短, 病情?#27425;?#23450;, 影响较大, 所以睡眠障碍的发病率略高。而本研究未对纳入对象进行病程限定, 包含急性期、?#25351;?#26399;及后遗症期的脑卒中患者。

      3.2、 领悟社会支持对脑卒中患者睡眠质量影响机制?#27835;?/strong>

      研究结果显示, 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显着?#21512;?#20851;。?#27835;?#20854;原因, 脑卒中对患者而言是一种严重的负性心理应激?#24405;? 对疾病的治疗与预后的担忧、经济压力以及因病而成为“负担”的错误认知, 导致抑郁、焦虑、烦躁等负性情绪体验, 承受较强的心理压力。此时, 来自于家庭、朋?#36873;?#21516;事?#28909;?#20307;的?#36136;?(经济) 、精神 (心理) 等方面的支持, 可以让患者感受到被理解、被支持和被尊重, 从而获得安全感、归属感, 并体验到积极情感[21], 可以有效的缓解因心理应激带来的负性情绪感受, 从而提高睡眠质量[22]。领悟社会支持可以较好?#33041;?#27979;睡眠状况[23,24,25]。

      3.3、 反刍思维在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与睡眠质量之间的完全中介效应?#27835;?/strong>

      反刍思维是影响个体的睡眠质量的因素之一[13,14,15,26], 本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结论, 反刍思维与睡眠质量得分显着正相关。重病患者的反刍思维的水平较高[27,28], 脑卒中患者发病后会反复思考自己得病?#33041;?#22240;, 是否能治愈, 见效需要多久, 担?#19988;?#21518;能否继续承担家庭及社会角色, 关注周围人同情或嘲笑的态度等, 这种思维方式称之为反刍思维[29,30], 反刍思维高的个体, 在经历负性生活?#24405;?#21518;或者面对压力?#24405;?#26102;, 不自觉的对自己的不良情绪以及压力?#24405;?#30340;成因及不良影响进行反复思考而不积极地解决问题, 导致负性情绪与不良认知, 并?#33402;瞞指?#24615;情绪与不良认知长期存在[30,31,32], 进而产生睡眠障碍。同时, 睡眠障碍特别是失眠, ?#27835;?#21453;刍思维提供了合适的条件, 二者相互影响, 恶性循环[33]。

      反刍思维与领悟社会支持成?#21512;?#20851;。?#27835;?#20854;机制, 领悟到较高社会支持水平的脑卒中患者, 能够较多的感受到家人、同事和朋友的支持与关爱, 减少思虑、猜想、担忧, 产生较少思维负担, 而将更多精力?#24230;?#21040;眼前问题的解决上[12,29]。相反, 缺乏有效社会支持的脑卒中患者, 因为没有强有力的支持, 缺乏安全感, 产生无望感和孤独感, 让自我感到处于被动、不安全、被抛弃的环?#22330;?/p>

      综上, 领悟社会支持和反刍思维是个体睡眠质量的影响因素;提高个体的社会支持领悟水平和降低反刍思维程度是改善其睡眠质量的有效途径。但此结论与崔洪波等对海军官兵睡眠质量研究的结论相反, 崔洪波等研究显示反刍思维在高领悟社会支持水平海军官兵中, 对睡眠质量具有显着的消极影响;而在低领悟社会支持水平的海军官兵中, 反刍思维对官兵睡眠质量的消极影响程度降低[26]。考虑得出相反结论?#33041;?#22240;是因为研究群体不同, 海军官兵常年离家, 容易产生思乡情绪, 当感受到高水平的社会支持时, 会对家?#24605;?#20146;友产生更多的思念和担忧, 因反刍思维而干扰睡眠质量。脑卒中患者则不同, 脑卒中具有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的特点, 病程长, 经济负担重, 致残率高, 疾病给患者带来沉重的精神及经济压力, 患者很难独自承担, 如果得不到高水平的社会支持, 患者容易?#20004;?#22312;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中, 因而更容易因反刍思维而干扰睡眠质量。

      临床上要提高脑卒中患者领悟社会支持水平, 缓解患者病后心理应激障碍。同时, 应注重脑卒中患者?#33041;?#26399;心理干预, 评估其思维方式, 对有反刍思维的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让其能够积极面对疾病配合治疗, 提高其睡眠质量, 有利于疾病的治疗与预后。

      参考文献

      [1]宋?#23433;? 吴建鑫, 李杨, 等.脑卒中发病与年龄、职业、时间、气候等方面关系的统计?#27835;[J].中国卫生统计, 2014, 31 (4) :648-650.
      [2]周芷伊, 王涛.睡眠障碍与脑卒中关系的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7, 17 (28) :36-37, 39.
      [3]PASIC Z, SMAJLOVIC D, DOSTOVIC Z, et al.Incidence and types of sleepdisorders in patients with stroke[J].Med Arh, 2011, 65 (4) :225-227.
      [4]陈东, 王文安.急性脑卒中患者睡眠障碍的特点[J].临?#37319;?#32463;病学?#21448;? 2015, 28 (1) :34-36.
      [5]CHEN X, BI H, ZHANG M, et al.Research of sleep disorders inpatients with acute cerebral infarction[J].J Stroke CerebrovascDis, 2015, 24 (11) :2508-2513.
      [6]白莹, 张宁, 王春雪.卒中后睡眠障碍研究进展[J].中国卒中?#21448;? 2013, 8 (5) :407-411.
      [7]桑?#38556;? 赵丽娟, 高增敏.心理干预对脑出血后忧郁患者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21448;? 2015, 9 (35) :2404-2405.
      [8]潘红霞, 欧小益, 何竟.脑卒中后睡眠障碍的研究进展[J].现代预防医学, 2014, 41 (1) :94-96.
      [9]刘振华, 王世军.调营养心汤治疗亚健康失眠及对血清核转录因子-κB, 炎症因子的作用研究[J].中国实验方剂学?#21448;? 2016, 22 (6) :177-180.
      [10]KIM J, KIM Y, YANG K I, et al.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leepdisturbance and functional status in mild stroke patients[J].Ann Rehabil Med, 2015, 39 (4) :545-552.
      [11]NORDIN M, WESTERHOLM P, ALFREDSSON L, et al.Social Support and Sleep.Longitudinal Relationships from the WOLF-Study[J].Psychology, 2012, 3 (12A) :1223-1230.
      [12]刘旺, 田丽丽, 陆红.职业女性反刍思维与自杀意念的关系:希望的调节作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21448;? 2014, 22 (1) :119-122.
      [13]SHAWA A M, TIMPANOA K R, TRANB T B.Correlates of Facebook usage patterns: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assive Facebook use, social anxiety symptoms, and brooding[J].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5, 48 (C) :575-580.
      [14]郭素然, 孙文梅.大学生负性情绪在反刍思维与睡眠质量间的中介作用[J].中国健康心理学?#21448;? 2016, 24 (3) :465-468.
      [15]杨邦林, 林谷洋, 严由伟.被动性社交网络使用对硕士生睡眠质量的影响: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中国特殊教育, 2018 (3) :85-89.
      [16] 全国第四届脑血管病学术学会.脑梗死或脑出血的诊断标准 (1995) [J].中华神经科?#21448;? 1996, 29 (6) :376-381.
      [17] 汪向东, 王希林, 马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J].中国心理卫生?#21448;? 1999, 13 (1) :31-35.
      [18]韩秀, 杨宏飞.NOLEN-HOEKSEMA反刍思维量表在中国的试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21448;? 2009, 17 (5) :550-551.
      [19]刘?#32479;? 唐茂芹.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中华精神科?#21448;? 1996, 29 (2) :103-107.
      [20]温忠麟, 叶宝娟.中介效应?#27835;?方法和模型发展[J].心理科学进展, 2014, 22 (5) :731-745.
      [21]赵丽婷, 王雁.特教教师核心自我评价与心理健康:领悟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J].中国特殊教育, 2016 (6) :78-83.
      [22]伍新春, 周宵, 勿?#26080;? 等.创伤暴露程度、主观害怕程度对儿童创伤后应激障碍影响的追踪研究:社会支持的调节作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 2016, 32 (5) :595-603.
      [23]贺晴雯, 段功香, 刘?#21512;? 等.脑卒中患者情绪和社会障碍现状及影响因素?#27835;[J].护理学报, 2017, 24 (19) :10-13.
      [24]孙光为, 杨学彬, 刘盈, 等.大肠癌患者术前睡眠状况与心理社会因素的相关研究[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 2017, 46 (5) :413-417.
      [25]郭素然, 吴思为, 冯晓伟.大学生社会支持对睡眠质量的影响:多重中介模型的检验[J].心理科学, 2014, 37 (6) :1404-1408.
      [26]崔洪波, 毛婷, 叶?#38754;? 等.神经质人格对海军官兵睡眠质量的影响:有调节的中介效应[J].中国临床心理学?#21448;? 2017, 25 (3) :539-542.
      [27]姚育芝, 潘玉鸿.乳腺癌术后化疗患者反刍思维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23548;?#19982;研究, 2017, 14 (4) :1-4.
      [28]徐二喜, ?#27515;?#23270;, ?#21512;?#33521;, 等.慢重症患者的反刍思维水平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临床与病理?#21448;? 2016, 36 (12) :2010-2016.
      [29]郭素然, 伍新春.反刍思维与心理健康[J].中国卫生心理?#21448;? 2011, 25 (4) :314-318.
      [30]郭素然, 伍新春.反刍思维:理论解释、产生机制与测量工具[J].中国特殊教育, 2011 (3) :89-93.
      [31]马鑫, 赵晴雪, 王觅, 等.高反刍思维个体对情绪词汇的抑制缺失[J].中国心理卫生?#21448;? 2013, 27 (12) :918-923.
      [32]王翼, 武亭亭.反刍思维、人格特征与抑郁情绪的关系研究[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 2016, 5 (76) :389-392.
      [33]王芳杰, 张瑞星, 顾超凡.反刍思维在老年慢性病患者的失眠与社交抑制之间的中介作用[J].医学与哲学, 2017, 38 (11B) :73-75.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email protected]
    范文?#29420;?/strong>
    峠蒙个眉嶄屈奕担択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仟扮扮励佛岷僉 仟舟扮扮蝕襲郊利 菜霜臭福牽旋科同褒弼白 自堀扮扮螺隈 表叫扮扮夕 牽秀科酔3蝕襲潤惚 侑塰敬友匯豚鈍鷹柴皿罷周 電双眉才峙25泣恷寄凖息豚 悶科Å僉励蝕襲潤惚 音揮欠議病廉醍繍室派 臼奨酔10蝕襲潤惚臥儂 利大病廉醍繍嗄老 表叫蛤哂氏利峽 嶷伯扮扮科糧廳圭隈泌和 膨繁醍繍寔繁 木儷蛍蛍科頁栽隈議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