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35753;?#26631;签代写?#31350;?#35770;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文学论文 > 红楼梦中贾元春人物命运探析精选文章2篇

    红楼梦中贾元春人物命运探析精选文章2篇

    时间:2019-05-14 09:30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红楼梦中贾元春人物命运探析精选文章2篇的文章,ゞ红楼梦〃, ^悲剧中之悲剧 ̄ (王国维2007, p.29) , 自问世以来感动了无数读者, 也吸引了众多学者的探究。对贾府兴衰起着关键作用的元春, 也让读者为其在贾府昙花一现般的人生深感惋惜。现整理两篇关于红楼梦中贾元

      ゞ红楼梦〃, “悲剧中之悲剧” (王国维2007, p.29) , 自问世以来感动了无数读者, 也吸引了众多学者的探究。对贾府兴衰起着关键作用的元春, 也让读者为其在贾府昙花一现般的人生深感惋惜。现整理两篇关于红楼梦中贾元春人物命运的范文供大?#20063;?#32771;。

      第一篇浅析ゞ红楼梦〃中元春的宿命

      作者何瑞华

      作者单位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

      摘    要此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ゞ红楼梦〃自问世以来, 不仅以各人物的人生悲情感动着世世代代的读者, 也以其精湛的文学艺术魅力吸引了一代代红学研究者众说纷纭的探究。本文试从小说对元春的人物描?#26149;?#22905;家庭背景的角度, 探讨元春宿命般的人生。

      关键词 ゞ红楼梦〃; 元春; 悲剧人生;

      ゞ红楼梦〃, “悲剧中之悲剧” (王国维2007, p.29) , 自问世以来感动了无数读者, 也吸引了众多学者的探究。对贾府兴衰起着关键作用的元春, 也让读者为其在贾府昙花一现般的人生深感惋惜。本文试从小说对元春的人物描写与?#20889;? 及元春所处家庭背景的角度, 探讨元春宿命般的悲剧人生。

      一.三春怎及初春景, 德才兼备入宫闱

      元春生于大年初一, 故名“元春”。“因贤孝才德, 选入宫中作女史” (ゞ红楼梦〃第二回, p.32) , 掌管王后的礼职, 后“晋封为凤藻宫尚书, 加封贤德妃” (p.210) , 为贾家带上了?#26159;?#22269;戚的光环, 皇权和隆恩使贾府的富贵达到了“?#19968;?#28921;油, 鲜花着锦之盛” (p.173) 。为迎接元春省亲, 贾府赶造大观园, “把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似的” (p.217) , 以致元春“默默叹息奢华过费” (p.245) 。诚然, 这种奢华背后是贾府想借助皇权抬高自己社会威望的动机, 是借此维护和扩大家族利益的驱使。为此付出代价的却是元春不为人知的心境, 当元春省亲至贾母正室与亲人相见时, “贾妃满眼垂泪……忍悲强笑, 说道:‘当日?#20154;洋业?#37027;不得见人的去处, 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 不说说笑笑, 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 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 不禁又哽咽起来……又隔帘含泪谓其父曰:‘田舍之家, 虽齑盐布帛, 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 骨肉各方, 然终无意趣!’” (p.248) 由此可见, 尽显皇恩福祉的元春, ?#35789;?#26377;着“贤德妃”的高贵身份, 也只能?#28108;?#30528;与父母骨肉分离的孤寂, 巴望着田园之家的天伦之乐, 于她, 这是一种人生的理想, 一种生活的奢望。

      元春能入选进宫, 尽管与她生于?#38498;?#30340;荣国府门第分不开, 但她本身拥有的容、德、才、言等标准的淑女形象更是关键, 也正是这些优点?#36816;?#36328;入悲剧人生之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第四回有述:“今上崇尚诗礼, 征采才能……凡仕宦名家之女......以备选为公主郡?#39749;?#23398;陪侍, 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p.64) 。从这段对薛宝钗待选入宫前的叙述, 我们可推断出当初元春能入宫的优势和原因。从此, 元春永别了与姊妹们的自由烂漫、与父母的天伦之乐, 踏进“不得见人”的皇宫深院, 用她寂寥孤苦换来了她及整个家族的荣华富贵。

      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关于元春的画和诗:“画着一张弓, 弓上挂着香橼, 也有一首歌?#35797;?二十年来辨是非, 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 虎兕相逢大梦归” (p.78) 。香橼, 橼谐音“元”, 香橼即指元妃。香橼本为“枸橼, 一名‘香橼’, 芸香科, 小乔木或大灌木……肉黄白色, 味苦。中国中部和南部有栽培, 果供观赏” (夏征农1999, p.544) 。故香橼可做室内的一件摆设, 并无大材之用。而画中的“一张弓”, 谐音“宫闱”的“宫”字, 暗指皇宫, ?#36136;?#26007;争的象征。这?#20889;?#26263;示了元妃只不过如同皇宫中一件平常摆设;同时也预示了元春葬身宫廷内部权力倾轧、宫闱深处尔虞讹诈的悲?#21307;?#23616;。

      读者在ゞ红楼梦〃中看不到元妃被皇帝宠爱, 与皇帝恩爱的描写, 只看到她被皇宫的礼节禁锢, 即便是皇恩浩荡的省亲, 也?#30343;前?#19968;摆皇家的排场后速回深宫。身为皇妃的元春, 她得到了世间女子羡慕不已的富贵与荣耀, 但是, 她失去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需要, 得到的是违背了人性的精神折磨。她“二十年来辨是非”, 其中包含了多少旷怨已久、心?#20113;?#23490;的沉重哀伤和喟叹。在省亲完毕回銮之时, 元春“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 紧紧的不?#28108;?#25918;” (p.258) 。元春省亲, 从与亲人见面时的哭哭啼啼到省亲结束回銮时的满眼滚泪, 没有欢声笑语, 有的只是她哭出了多年远离父母、在宫中不能哭没人诉的委屈。省亲后依依不舍的离别, 可见她对那个“活死人墓”、伴着孤灯度过漫漫长夜的深深恐惧。从此以后, 元春再也没有出宫, 第一?#38382;?#20146;与家人的生离却是死别。然而, 元春在家人看来?#20999;?#31119;的, “三春争及初春景”, 迎春、探春、惜春都不及她有福气。就连王夫人得知迎春婚姻不幸时, 也不无得意地说:“你难道没听见人说‘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 那里个个都象你大姐姐做娘娘呢” (p.1164) 。

      远离家人, 独自在皇宫生活二十?#26137;? 让元春经历了宫中人情冷漠及与朝政的变幻莫测。让她对皇宫生活深感无奈, “喜荣华正好, 恨无常又到。眼睁睁, 把万事全?#20303;5从?#24736;, 把芳魂消耗。望家乡, 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告:儿命已入黄泉, 天伦呵, 须要退步抽身早!” (p.85) 虽同在京城, 深陷皇宫没有自由的元妃却在“路远山高”的现实中, ?#21335;?#26395;自己死后能向亲人托梦。这首‐恨无常/控诉着元春对父母为她选择的富贵之路何等的委屈, 希望自己的早亡能唤醒过分?#20998;?#21517;利的家族, 也?#20174;?#20986;?#20999;?#22312;现实中盲目?#38750;?#36829;背人性本质需要的观念和行为将?#36158;?#36866;得其反的结果。?#23548;?#19978;, “荣华正好”的元春并非被“无常鬼”带走, 而是贾府把维系家族利益的最大重担压在一个弱女子身上, 这对元春而言, 背离了人性的本质需要, 给她自身生存只能带来不幸和灾?#36873;?#24403;元春命入黄泉时, 只好在梦里劝说爹娘, “须要退步抽身早”, 尽早?#29992;?#30446;的利益?#38750;?#20013;悔悟, 否则“一声震得人方恐, 回首相看已成灰” (p.313) , 这是元春制出的灯谜, 谜底就是“炮仗”。鞭炮一声, 惊天动地, 但喧嚣过后就是粉身碎骨的悲哀, 这怎能不让人预感凄惨悲剧的步步?#24179;?

      果然, 元春“自选了凤藻宫后, 圣眷隆重, 身体发福, 未免举动费力。每日起?#27704;?#20047;, 时发?#23548;?hellip;…因偶?#26149;?#27668;……?#28783;?#22725;塞”而死 (p.1343) 。元春因家族利益的膨胀而被送进皇宫这个危机重重的“虎穴”,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她每天都得小心翼翼、勤慎恭肃地行走在命运存亡的边缘, 唯恐一个不小心招来杀身之祸和灭门之灾, 其早衰早亡的悲?#21307;畩质?#27595;庸置疑的。当然, 贾家的兴衰与这位贾妃的命运也是息息相关的, 元春一死, 贾府也就“树?#20809;?#29426;散”, 这个“?#29992;?#40718;食之家, ?#26448;?#35799;书之族” (p.27) 、“自国朝定鼎以来, 功名奕世, 富贵流传” (p.82) 之府最终陷入了?#24088;劳?#35299;、一败涂地的境地。

      二.世袭高官留富贵, 舍女入宫泽皇恩

      元春进宫, 除了她自身原因, 她的家庭背景起了关键作用:一、贾府自宁、荣二国公至贾赦这一代, 为世袭高官?#26352;? 提供了她能进宫的先决条件。如书中所说“凡仕宦名家之女, 皆亲名达部, 以备选为公主郡?#39749;?#23398;陪侍, 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p.65) ;二是贾府为了巩固已有的?#38498;?#22320;位并?#26377;?#33635;华富贵, 与皇?#21307;?#20146;是解决大家族后顾之忧的最佳途径。“在?#25509;?#30343;权社会, 与皇上沾亲带故的?#26159;?#22269;戚, 自然会有无限浩荡的皇恩惠顾” (雨後2006, p.7) 。民间都以为皇宫是个金銮玉殿、珠帘锦被、流光溢彩和轻歌曼舞的人间天堂, 利欲熏心的父母, 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千方百计地把女儿往“天堂”里推。元春就是这样被爱她的父母当作一种礼物, 一件政?#35859;换黄? 送到了“至孝纯仁, 体天格物” (p.216) 的皇帝身边, ?#25442;?#26469;的是五彩眩目的名利光环和如日中天的家族权势。通过元春换来的荣耀与喜悦正如书中第十六回所述, 贾府得知元春晋封时, “宁荣两处上下里外, 莫不欣然踊跃, 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 言笑鼎沸不绝” (p.210) 。殊不知, 皇宫却是封建社会的一个畸形产物, 是个?#22253;?#27785;寂、机关重重的人间地狱, 元春就在那没有亲情、爱情和人情的深宫里, 过着独守孤灯的生活, 过早的离开人世。元春的早逝, 使祖上余荫日趋衰弱的贾府失去了依靠和保护, 加速 (或者说注定) 了贾府的衰败陨落。

      三.结论

      贾府兴衰与元春宿命般大起大落的悲剧人生有着密切联系。我们为贾府奢华啧啧惊叹、为元春人生如流星般陨落而感到悲恸的同时, 也感悟出:盲目?#38750;?#36229;越自身生存的合理需要, 将给自己带来生存的不幸和苦?#36873;?#20154;只有理性地?#40092;?#21040;自身生存的需要和要求, 并以此支配自己的能动行为, 这种对物?#19990;?#30410;的?#38750;?#25165;可能符合人的生存需要。

      参考文献

      [1]曹雪芹, 高鹗.ゞ红楼梦〃[M].?#26412;?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1.
      [2]王国维, 蔡元培, 胡适.?#24230;?#22823;师谈<红楼梦>〃[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07.
      [3] 夏征农.ゞ辞海词语分册〃[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9.
      [4]雨後.ゞ红楼微言〃[M].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6.
     

    红楼梦中贾元春人物命运探析精选文章2篇
     

      第二篇此红楼梦〃第十八回贾元春与贾政心理探微

      作者?#32791;?#26093;光

      作者单位河南商丘学院

      ゞ红楼梦〃第十八回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叙写贾元春以贵妃身份在元宵节回贾府省亲之事, 表现了贾元春和贾政复杂微妙的心理。贾元春的心理是皇权带来的荣誉、亲情淡漠?#36158;?#30340;失落感, 以及对未来的隐约不安;贾政则是以女自傲、对皇权感激涕零、希冀改变宝玉性格等多?#20013;?#29702;。二人复杂的心理活动透露出丰富的社会信息:贾府, 乃至整个封建社会都在无可奈何地走向败落。

      一、贾元春心理

      贾元春“封为凤藻宫尚书, 加封贤德妃”, 贾家也随之成了?#26159;?#22269;戚。为接待贾元春省亲, 贾府兴建了大观园。正月初八, 宫内的太监便来察看, 贾赦“监督匠人扎花灯烟火之类, 至十四日, 俱已停?#20303;?#36825;一夜, 上下通不曾睡”。到十五日天未明, 贾府内“帐舞蟠龙, 金银幻彩, 珠宝生辉, 鼎焚百合之香, 瓶插长春之蕊”。等了半日, 贾元春乘“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鹅黄绣凤銮舆, 缓缓行来”。进了园内, “只见园中香烟缭绕, 花影缤纷, 处处灯火相映, 时?#27605;?#20048;声喧”, 贵为皇妃的贾元春不禁叹道:“太奢华过费了。”

      此时贾元春的内心应是五?#23545;映隆?#22905;既有贵为皇妃的皇权心理, 又有寻常人的亲情。她看到?#19994;?ldquo;蓼汀花溆”四?#36136;? 笑道:“‘花溆’二字更好, 何必‘蓼汀’?”贾政听了, 便立刻换了。“蓼汀花溆”原是宝玉题的匾额。贾元春为什么把“蓼汀”二字去掉, 而独留“花溆”二字?原来“蓼汀”一词从罗邺ゞ雁〃诗“暮天新雁起汀州, 红蓼花开水国愁”合并而成, 意?#35802;?#32034;, ?#24515;呵?#20043;气, 不符合她春风得意的心境。“花溆”一?#19990;?#33258;崔国辅ゞ采莲〃诗“玉溆花争发, 金?#20102;?#20081;流”, 符合贵妃此时的心境。耐人寻味的是在改此匾额之前, 小说详述了贾元春对宝玉的爱怜之情, “虽为姊弟, 有如母子”。但贾元春册封贵妃时, 宝玉还是“无职外男”, 二人地位悬殊。贾元春潜意识里的皇权心理战胜了往日的“有如母子”的“姊弟之情”。还有贾元春命将“天仙宝境”换为‘省亲别墅’四字, 也体现了她的皇权意识。在她看来, “天仙宝境”固然是一个吉祥词, 但毕竟?#23545;?#39640;空, 有些虚无缥缈, “省亲别墅”则体现了现时的荣华富贵。身份的尊贵, 地位的?#38498;? 府第的威严雄壮, 都使她感到心满意足。贾元春把整个园?#25351;?#21517;为“大观园”, 题正殿匾额为“?#30805;u家?rdquo;, 对联云:“天地启宏慈, 赤子苍头同感戴;古今垂旷典, 九州万国被?#39749;戞?rdquo;这正是其为身被荣耀感到亢奋的心态写照。她说大观园“太奢华过费了”, 其实暗含了自己对荣耀的满足感。

      到了贾母的正室, 贾元春欲行家礼, 但贾母等人不许。这时贾元春才现出骨肉真情, “贾妃垂泪, 彼此上前厮见, 一手挽贾母, 一手挽王夫人, 三人满心皆有许多话, 但说不出, 只是呜咽对泣而已”。其他人也都垂泪无语。贾元春?#21442;?#20182;们说:“当日?#20154;洋业?#37027;不得见人的去处, 好容易今日回家, 娘儿们不说不笑, 反倒哭个不了, 一会子我去了, 又不知多早晚才能一见!”不禁又哽咽起来。这时她的心境极为复杂, 自己地位至尊至荣, 却连自己的至亲也难相见, ?#35789;?#34987;恩准相见, 也为“国礼”所?#23567;?#20877;者, 贾元春是一个文化修养极高的大家闺秀, 饱读诗书, 懂得乐极生悲的哲理。她内心也隐约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忧虑。她把“天仙宝境”改为“省亲别墅”, 固然有一种荣誉满足感在起作用, 但其内心深处的隐衷是担心这高居于云端的美境化为乌?#23567;?#22905;把“有凤来仪”赐名“潇湘馆”, “红香绿玉”赐名“怡红院”, “蘅芷清芬”赐名“蘅芜苑”等, 也都表现出自己的隐秘心理。过去论者在谈及此回目时, 大都集中于她的失落与失情, 此论虽然有据, ?#35789;?#20043;偏颇。?#23548;?#19978;, 此回目贾元春的心理极为复杂微妙, 以满足感、荣誉感为主, 失落、失情只是中间掺杂的情感, 间以“失恩”“失宠”的忧虑。

      二、贾政心理

      在此回目中, 贾政的活动主要表现在与贾元春的隔帘对话中。贾政的话语极其谦恭, 完全遵循君?#36158;?#31036;, 不逾矩, 将亲情骨肉掩饰起来。贾政对贾元春道:“臣, 草莽寒门, 鸠群雅室之中, 岂意得征凤鸾之瑞。……虽?#25991;?#28034;地, 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 惟朝乾夕惕, ……惟兢兢业业, 勤慎恭肃以侍上, 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30805;位?#36158;政极力自贬, 竭力谀皇。但在自贬中却暗含着一种自傲——吾虽庸常, 但吾女却贵为娘娘。之所以吾女为娘娘, 源于“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远德钟于一人”。看来, 贾政此时心理是自卑中有自傲, 谦恭中有自得。他忠实于皇权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贾政又特地对贾元春说:“园中所有亭台轩馆, 皆系宝玉所题;如果有一二了寓目者, 请即赐名为幸。”贾政这时为什么专门对贵妃娘娘提及宝玉呢?贾政自己无能, 不能对皇帝献计献策, 他深知宝玉天资聪慧, 走科举功名之?#33539;?#21487;成功, 贾家的希望都系于宝玉之身。他又深知以己之力无法改变宝玉的叛逆意识, 更不能让他安心经营?#36865;? 于是希望借助贾元春使宝玉悔改, 走科举功名之道。

      贾政“上贾妃启”开头与诸葛亮的ゞ出师表〃相似, 极为谦恭, 卑己自贬。但贾政无诸葛亮之才, 只有“?#25991;?#28034;地”“朝乾夕惕”, 报答朝廷, 一副无才但?#31181;?#20110;皇室的奴才相跃然纸上。在此回目中贾政出场机会无多, 但心理活动极为复杂微妙, 作品的高妙之处在于, 没有一处提及贾政的心理, 却极尽此人的心理。

      三、二人心理?#20174;?#20986;的时代信息

      贾元春省亲的复杂心理, 透露着时代变迁的信息。贾元春省亲时连她自己也觉得太“奢华过费”了, 这种大场面也暴露了这个社会的腐朽和衰败。如流水般浪费掉的银子从何而来?还不是?#21387;?#30340;民脂民膏。贾元春感到“太奢华过费了”, 但她却安享这种“奢华过费”的生活, 临别时赏赐家人及仆人许多金银财宝, 就连厨师、优伶、百戏、?#26377;?#31561;?#21152;?#20221;。这金银财宝也同样出自老百姓身上, 这个社会已腐化、腐败、腐朽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连统?#35859;准?#20063;有这种感觉。但他们无法阻止社会的继续恶化, 反而无意中加速了这个社会秩序崩溃的进程。

      贾元春省亲几次哭泣, 认为皇宫是“不得见人的去处”。她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能相见, 只能隔帘说话。祖母、伯父、母亲还得向她跪拜。在家没有多久, 便又得回宫。小说虽没有正面叙写礼教荼毒人性的惨景, 但通过贾元春悲痛的哭泣, 点明了封建社会虚?#22791;?#36133;的本质。它透露出一个信息:温文尔雅的封建礼教其实淡漠人伦, 扭曲人性, 不解人情。在以后的回目中, 金钏、晴雯、黛玉等的香消玉殒便是明证。

      贾政虽然性情正直, 却是一个庸才。他对贾元春说的话道尽了他的忠心, 但无论他如何忠心耿耿、兢兢业业都无济于?#38534;?#36158;政希冀借贾元春使宝玉重塑性格, 走科举功名之路, 以光宗耀祖。小说将这?#20013;?#29702;以隐秘的?#38382;?#21576;现, 以此透露出作者的暗示:贾政的希望注定会落空。整个封建王朝都和这个家族一样, 必将走向败落, 任何个人的努力都无济于事, 更不用说贾政这样的庸才。封建王朝注定后继乏人, 无可救药。

    联系我们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20449;?/a>|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峠蒙个眉嶄屈奕担択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喟旋按壇pt利峽 菜霜臭扮扮潤惚燕 芦師扮扮柴皿 芦師11僉5握科赤 臭釦扮扮柴皿罷周和墮 2009蝕襲芝村頼屁井 仟扮扮窒継罷周 嶷伯扮扮恠迫夕 冷査醍繍嗄老和墮 蘇牽35僉7恠米夕 椀栖逓歪醍繍巷巉催 芦師酔眉5埖5催容呪 噴匯僉励誘廣燕 扮扮科凖息由柴戻函app 白冥利窮辻井曳蛍 牽秀扮扮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