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卡尔纳普与蒯因在客观性问题上的立场探析

    卡尔纳普与蒯因在客观性问题上的立场探析

    时间:2019-03-08 11:41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卡尔纳普与蒯因在客观性问题上的立场探析的文章,蒯因和卡尔纳普就哲学的方方面面都发生过深入争论, 以至于在二人往来的书信集中, 编者说:^对他们之间的争论理解得越深, 对一系列认识论中心问题以及一般哲学问题掌握得就越深 ̄。[

      摘    要 对卡尔纳普的再发现表明卡尔纳普关心客观性问题, 卡尔纳普的真实立场之所以一直被忽略, 被弗里德曼等人归咎于蒯因。然而, 如果据此认为蒯因忽略了卡尔纳普所关心的客观性问题, 则与蒯因遗留下的文本不符。蒯因和卡尔纳普一样认为, 作为直接刺激的经验?#21050;?#26159;主观的, 只有当其进入语言才能获得客观性。有别于卡尔纳普的将语言视为由逻辑所构造的逻辑客观性进路, 蒯因将语言视为社会化的, 其客观性进路是自然化的。以上发现可以被视为是达斯顿与伽里森所叙述的“客观性”在历史中的演变的一个?#26041;據?/p>

      关键词 逻辑主义; 自然主义; 语言; 社会控制;

      Abstract此Carnap has been rediscovered. While blaming Quine has missed Carnap's key point in the Aufbau, Michael Friedman showed that it is objectivity that Carnap actually cares about. Nevertheless, we have found that Quine agrees with Carnap that sensory stimuli do not count as objcetive; they both hold that such immediate experiential states must enter language before they become objecitve knowledg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m is that Carnap's approach is logical structuralism, while Quine thinks that lanuage is socially inclucated and controlled. This leads Quine to his naturalistic approach to objectivity. The debate between Carnap and Quine on objectivity can be viewd as a link in the history of objectivity narrated by Lorraine Daston and Peter Galison.

      Keyword Logicism; Naturalism; Language; Socially controled;

      蒯因和卡尔纳普就哲学的方方面面都发生过深入争论, 以至于在二人往来的书信集中, 编者说:“对他们之间的争论理解得越深, 对一系列认识论中心问题以及一般哲学问题掌握得就越深”。[1]本文关心二人就知识客观性的争论。值得指出的是, 这些争论并没有出现在书信往来中, 因而有必要首?#20154;得?#26412;文关注的问题的起源。问题起源于蒯因对一度被认为是卡尔纳普的根本主张的认识论基础主义的批评, 以及他所提出的替代方案:自然化认识论。在对卡尔纳普的重新考察中, 弗里德曼 (M.Friedman) 、[2]理查?#24459;?(A.Richardson) [3]等人指出, 蒯因忽略了卡尔纳普所真正关心的问题——知识客观性何以可能。本文第一部分简述弗里德曼等人对卡尔纳普的重新评价, 第二部分重构蒯因留下的文本, 表明蒯因没有忽略知识客观性问题, 他为知识客观性提供了一种自然主义的进路。这一部分的工作是为了表明二人?#23548;?#19978;就客观性问题发生了争论。我们将会看到, 蒯因在ゞ认识论自然化〃中讨论客观性问题时, 尽管没有点名批评, 但?#23548;?#19978;的“靶子”是卡尔纳普。随后, 我们将以此为切入点分析讨论二人各自的立场, 并辩护蒯因的自然化进路。

      一、对卡尔纳普的再发现

      学术界对卡尔纳普的再发现揭示出了卡尔纳普所关心的客观性问题, 使本文讨论蒯因与卡尔纳普就客观性的争论成为可能。我们现在知道, 弗雷格 (G.Frege) 通过给出现代逻辑的初步表达, 大大推进了逻辑主义进路, 并预示性地指出, 只有当感觉经验进入语言, 被语言化的经验才可能是客观的。[4]语言在卡尔纳普那里被进一步理解为由弗雷格开创的逻辑所构造, 于是有了卡尔纳普的如下立场:通过语言分析的方式回答客观知识何以可能。“尽管知识有其经验的主观起源, 构造系统仍然表明我们可以达到一个主体间的、客观的世界”。[5]粗线条地说, 卡尔纳普认为感觉经验是主观的, 只有通过使其进入由逻辑构造的语言, 才能获得客观知识。

      然而, 卡尔纳普的逻辑客观性进路并不是一开始就被英美学界所识别到, 而是在重新发现并评价逻辑实证主义的?#30805;?#20013;被挖掘出来的。英语世界对卡尔纳普的主流解释曾经一度是:卡尔纳普的工作是传统英国经验主义的现代翻版, 试图用更精致的逻辑工具将全部知识还原到感觉材料上, 在感觉材料的基础上构造出全部知识。这种解释的一度盛行往往被归咎于蒯因。例如, 理查?#24459;?#25209;评蒯因式的对ゞ世界的逻辑构造〃 (ゞ构造〃) 的解读无法解释为何ゞ构造〃中并没有出现对罗素的“外部世界纲领”十分重要的“描述知识”与“亲知知识”的区分, 以及建立在感觉材料、逻辑等亲知知识之上的构造我们关于外部世界知识的知识论。 ([3], p.22) 弗里德曼亦指出, ゞ构造〃虽然确实包含了一个现象主义还原, 但卡尔纳普并不是像罗素那样, 认为作为直接所予的感觉材料具有知识论上的确定性, 才进行现象主义还原, 相反, 卡尔纳普认为经验内容是主观的, 不具有客观性。[6]

    卡尔纳普与蒯因在客观性问题上的立场探析

      弗里德曼之所以认为蒯因对ゞ构造〃的批评忽略了它真正重要的问题, 是由于弗里德曼认为蒯因将卡尔纳普放在了与卡尔纳普所身处的哲学传统不同的传统中。确实, 在蒯因批评ゞ构造〃的最主要文本ゞ认识论自然化〃中, 蒯因先后批评了三?#20013;问?#30340;经验主义, 一?#20999;?#35871;式的感觉印象主义;二是利用了语境原则, 承认陈述是意义的基本载体的经验主义;三是卡尔纳普在ゞ构造〃中所给出的在所予的基础上, 利用逻辑与集合论进行的构造。根据蒯因的批评, 这三?#20013;问?#30340;经验主义都认为科学理论的证据是感觉材料证据, 现代版本的逻辑经验主义对于传统经验主义的?#27605;?#22312;于用?#38382;?#36923;辑的方式刻画理论和证据之间的关系。[7]

      可以看出, 蒯因对ゞ构造〃的批评的?#26041;?#31435;在这样一套哲学史叙事之上:卡尔纳普继承了传统经验论, 在传统经验论的基础之上, 运用现代逻辑和集合论, 卡尔纳普试图将我们关于外部世界的知识奠定在感觉材料之上。蒯因批评这?#21482;?#30784;主义没有将科学的基础视为其自身, 并提出关注科学基础的认识论应该被自然化。这里, “自然化”的意思是, 作为科学理论的经验证据的语句, 不是由哲学分析给出的感觉材料语句, 而是心理学等科学给出的认知者在受到外界刺激时所给出的观察语句 (observation sentences) 。作为经验证据的观察语句与理论之间的关系也无法只用?#38382;?#36923;辑的方式刻画。简言之, 自然化意味着用科学本身 (例如心理学) 而?#20999;问?#36923;辑去解释作为科学证据的基础。蒯因认为以上就是对纽拉特 (O.Neurath) 船喻的合适理解:我们像航行在公海上的船员, 只能用船上已有的?#32771;?#23545;船进行维修, 而无法靠岸将其固定在另一个更坚实的基础上。 ([7], p.84)

      根据弗里德曼等人的批评, 蒯因对ゞ构造〃的主旨的看法是片面的。卡尔纳普确实试图对感觉材料进行逻辑构造, 但目的不是在科学之外为科学提供一种非科学的基础, 而是论证知识何以可能是客观的。卡尔纳普给出的回答是结构主义的:通过运用逻辑关系, 卡尔纳普将所予结构化, 这些得到构造的感觉材料, 作为基础语句 (Protokolls?tze) , 之所以是客观的或主体间可交流的, 是由于它们共享了一套由?#38382;?#36923;辑所给出的逻辑结构。在卡尔纳普那里, 所予是外在于科学的, 也就是外在于语言的。所予要有意义, 对于卡尔纳普而言, 就是要经过由?#38382;?#36923;辑给出的明确翻译推理规则, 而进入语言。[8]因而, 弗里德曼和理查?#24459;?#20108;人都认为, 集中攻击ゞ构造〃中的现象主义还原并没有抓住对ゞ构造〃而言真正重要的问题——客观知识何以可能。 ([2], p.89)

      确实, 如弗里德曼所言, 卡尔纳普并?#35789;?#22270;运用现代逻辑, 将感觉证据的确定性“?#19978;?#32780;上”传递到高阶理论陈述上, 相反, 卡尔纳普主张将逻辑客观性“由上而下”传递到所予。 ([6], p.129) 卡尔纳普认为通过结构主义进路, 可以排斥感觉材料的主观性, 从而辩护知识的客观性。

      弗里德曼等人的批评确有根据, 并向当时的英美学界展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卡尔纳普。但弗里德曼等人的批评也引起了我们的两个困惑:一是文本上的, 蒯因真的忽略了ゞ构造〃的重要问题吗?二是原则上的, 蒯因的自然主义是否对被重新发现的卡尔纳普构成威胁?文本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接下来的问题是蒯因的自然化的客观性进路如何对被重新发现的卡尔纳普构成批评, 以及对它会面临的疑难的回应。

      二、蒯因与ゞ构造〃的主要问题

      弗里德曼和理查?#24459;?#30340;工作令人信服地揭示了ゞ构造〃所要处理的客观性问题。然而, 在ゞ认识论自然化〃中, 蒯因虽然确实“罗素化”了ゞ构造〃的纲领, [9]但如果我们据此认为蒯因就没有关注弗里德曼和理查?#24459;?#25581;示出的客观性问题, 则与蒯因所进行的如下讨论不符。

      蒯因在讨论“观察陈述”问题时, 如?#30805;?#20041;“观察陈述”:观察陈述是语言共同体的每个成员在受到同样的外界刺激时所做的同样的报告。蒯因强调他给出的定义不会遭遇“主观性”问题。“旧的观点认为观察陈述完全是主体主观感觉的产物”, 但观察陈述理应是主体间的 (intersubjective) 。蒯因提出观察陈述的客观性, 即主体间性来源于由社会所教育的语言, 社会对语言的教育是可控的 (controllable) 。“语言是由社会教育并由社会控制 (controled) 的”。 ([7], p.81) 如何理解“可控”、“控制”?蒯因的如下讨论可以提供启示:能够在语言共同体中进行流利交流, 就是观察陈述客观性的标准。 ([7], p.87) “可控”意味着社会教育的语言使人们能够流利对话。本文将在之后展开讨论“可控”, 现在只需要指出, 由此可见, 蒯因并没有忽略客观性, 他只是将客观性的来?#27492;?#35832;于社会而非逻辑构造。

      蒯因的以上讨论虽然没有具体点名卡尔纳普, 但我们知道, 卡尔纳普进行逻辑构造的动机, 就是认为来自感官感知的直接经验没有客观性, 这些所予只有经由逻辑构造方能成为可以作为科学基础的基础语句。注意到蒯因强调经过规范教育形成的观察陈述才具有客观性, 这意味着他和卡尔纳普一致认为自然对感官的直接刺激不足以给出客观知识, 只有当感觉经验进入语言, 才能构成客观知识。

      因而, 蒯因注意并讨论了ゞ构造〃所涉及的客观性问题, 他其实并没有遗漏ゞ构造〃真正重要和关心的问题。他甚至和卡尔纳普持有相同的立场, 那就是感觉经验必须进入语言才能具有客观性。那么, 除了以上已经提到的蛛丝马迹, 蒯因究竟是如何讨论客观性问题的, 他的讨论对卡尔纳普是否造成威胁, 以及其进路?#36136;?#21542;存在问题, 就成为本文关心的问题。本文的第三部分将仔细考察蒯因对客观性问题的看法。结论是, 尽管蒯因对卡尔纳普的具体批评遭到?#30805;?#25671;, 但自然主义的原则仍然可以被用于批评那个得到更全面理解的卡尔纳普。依据自然主义的原则, 蒯因批评不能用?#38382;?#36923;辑的方式刻画理论与证据之间的关系, 将其自然主义原则推广开来, 结论是显然的:不能用?#38382;?#36923;辑的方式刻画客观性。蒯因对卡尔纳普的批评上的一些事实错误没有掩盖其自然主义的根本洞见。

      三、卡尔纳普、蒯因与客观性

      蒯因将他对观察陈述及其客观性的讨论放在早期维也纳学派之的“基础语句争论”的背景下进行。基础语句争论的一个重要议题即感觉经验如?#20301;?#24471;客观性。蒯因注意到了纽拉特在基础语句争论中的立场是, 基础语句是具有如下?#38382;?#30340;语句:“在某某时刻, 奥托观察到……”。 ([7], p.85) 蒯因认为纽拉特对基础语句的分析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并进一?#25945;?#20986;, 基础语句就是认知者在受到外界的刺激时所给出的观察报告, 蒯因称之为“观察语句”。在蒯因的哲学中, 观察语句处于信念之网的边缘, 出于将自己的这一整体论立场与逻辑实证主义区分开的理由, 蒯因不再使用“基础语句”一词。在提出观察语句之后, 蒯因就触及了之前提到的“旧的客观性问题”。

      这一“旧的客观性问题”也是卡尔纳普所面临的问题。卡尔纳普进行逻辑构造的动机, 就是出于他认为直接的经验刺激是主观的。这里, 主观的意思是它无法主体间可交流。达斯顿 (L.Daston) 和伽里森 (P.Galison) 的研究揭示出卡尔纳普处理客观性问题的时代背景。感官感知中的颜色问题是卡尔纳普时代人们普遍认为直接所予是主观的的一个论据。[10]不同于当代对颜色的本体论地位问题——究竟是世界本身是如此这般, 还是我们是以如此这般的方式感知世界——的讨论, 卡尔纳普时代的人们更关注客观性问题。注意到对颜色的知觉以及报告因人而异, 人们提出的问题是, 那知觉陈述还如何可能是客观的?如果知觉陈述不是客观的, 那?#27492;?#20063;就没有办法用于辩护其他陈述。卡尔纳普将如何消除颜色这一例子中的主观性, 并达到客观性?

      之前提到, 弗雷格暗示经验只有进入语言才具有客观性。“语词‘白’一般会让我们想到一种特定的感觉, 这?#25351;?#35273;是完全主观的;但?#35789;?#22312;日常语言使用中, 我想它仍然具有客观意义”。 ([4], p.36) 卡尔纳普接受了经验只有进入语言才具有客观性这一观点, 但作为一位逻辑主义者, 他没有走向“日常语言使用”方向。采用逻辑主义的进路, 卡尔纳普假设认知者并不知道单个对象的颜色, 而只知道满足“颜色相同”关系的对象所组成的有序对以及其它的关系性条件。 ([5], p.112) 我们可以在逻辑上构造出满足颜色相同关系的对象的类。1 ([3], p.60) 用当代的语言说, 对象的颜色被卡尔纳普视为变量 (variables) , 它可以代表任何具体的颜色, 卡尔纳普关心的是作为关系项 (relata) 的变量之间的关系 (relation) , 以及在这些关系上生成的结构。我们也可以在罗素那里?#19994;?#23545;这种早期结构主义的表达:我们可以不知道作为实体的单个对象, 而只知道对象域的结构。如果对象域和关系足?#29615;?#23500;, 那么就有可能以纯结构的方式把握单个对象 (纯结构限定性摹状) 。在逻辑主义的进路下, 诸如颜色的本质这样的问题就被视为形而上学问题而被抛弃了。此种结构主义, 与卡尔纳普的“反心理主义”相合, 他不仅不会讨论关于颜色的一切心理学、发生学或认知科学, 他的哲学还是排斥以上进路的。

      在当代认知科学得到长足发展之前的哲学史上, 曾经一度认为颜色是对象的一?#20540;?#20108;性质。说颜色是第二性质, 意思是它不像广延这样的性质是固定的, 而是会因人而有所改变。从反心理主义的角度分析, 颜色是第二性质这种观点, 由于其毕竟认为第二性质会受到个人的心理层面的影响, 因而?#31449;?#27809;?#20449;?#38500;心理学问题。站在卡尔纳普主义的逻辑主义与反心理主义的立场上分析, 哲学史上对颜色作为第二性质之类的讨论是一个语言框架选择的问题。传统主谓逻辑认为谓?#22763;?#20197;谓述主词, 给出主词具有的属性。在颜色的例子中, 这意味着认为“该对象是蓝的”这样一句话中, 蓝是对象的属性。

      卡尔纳普的逻辑重构可以取消颜色究竟是对象的属性还是来自于认知者这一形而上学问题。认为颜色是对象的属性这种观点是心理的或自然的, 并与传统逻辑相对应。但根据卡尔纳普的宽容原则, “心理的”或“自然的”并不是“逻辑的”。对逻辑的考察只能用逻辑的方式, 新逻辑在能够进行关系分析上比旧逻辑好, [11]因而人们可以偏向选择新逻辑进行逻辑分析。根据卡尔纳普, 心理的或自然的注定不能达到客观性, 要论证客观性何以可能, 就要抛弃主谓逻辑的言语框架——如果使用现代逻辑的言语框架, 那么颜色就可以不被视为属性, 客观知识就依然是可能的。至于颜色是否真的是 (really real) 对象的属性这一问题, 从卡尔纳普的角度看, 则是一个语言框架之外的问题, 即所谓的“外部问题”。

      与卡尔纳普相悖, 蒯因提出认识论要研?#23458;?#37096;世界对感官的因果刺激。蒯因所涉及的问题是, ?#23548;?#30340;知觉经验是如何成为?#23548;?#30340;客观知识的。如果我们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那么这就构成了蒯因与卡尔纳普的一个形而上学?#21046;?卡尔纳普只回答客观知识逻辑上的可能性, 而不管它?#32435;?#25104;或发生, 蒯因则要求考察客观知识?#23548;?#19978;是如何被人获得的。蒯因的问题在卡尔纳普那里之所以不被询问, 是由于蒯因的问题在形而上学上涉及外部世界与生理感官的因果关系, 卡尔纳普则对诸?#20013;?#32780;上学立场持不置可否的中立态度。对于卡尔纳普而言, ?#38382;?#36923;辑的客观性是纯?#38382;?#30340;, 不需要任何经验性的物质载体。这意味着, 在自然中寻找客观性对于卡尔纳普而言是在没有客观性的地方寻找客观性。

      蒯因与卡尔纳普就客观性问题的争论到这一步, 就涉及了二人在形而上学上的?#21046;?#21345;尔纳普否认有真正有意义的、深层次的形而上学问题, 蒯因则针锋相对地提出, 当人们就形而上学问题 (例如何物存在) 发生争执时, 一方当然可以批评另一方“组织问题的语言有问题”, 但无论如何组织语言, 形而上学问题作为深层次的问题仍然是合法的。[12]蒯因虽然没有在直接批评卡尔纳普?#26412;?#20307;讨论颜色问题, 但可以想见, 根据蒯因, 卡尔纳普用现代逻辑取消颜色经验的主观性, 是以取消真正重要的形而上学问题为前提的。不仅认识论需要自然化, 形而上学也需要自然化。

      鉴于以上形而上学立场上的根本?#21046;? 我们不难想见蒯因对语言的看法也将有别于卡尔纳普。尽管二人都主张感觉经验进入语言才能有客观性, 但语言在卡尔纳普那里就是由?#38382;?#36923;辑所构造的, 逻辑上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任何语言框架。我们之前已经提到, 蒯因认为语言是社会的产物, 它受制于社会, 知识的客观性起源于“社会控制”。我们现在可以展开讨论之前仅仅是提到的“控制”。根据卡尔纳普, 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创造或选择一套逻辑, 并构造一种语言, 感觉经验可以进入语言就意味着客观知识是可能的。蒯因的“社会控制”和“流利对话”在原则上构成的对卡尔纳普的批评在于, 卡尔纳普式的完全自由构造的语言可能是所谓的私人语言, 这是就使用这套语言的人?#23548;?#19978;可能无法与他人交流而言的。卡尔纳普对这一?#30340;?#30340;回应在于强调语言与语言之间的可以相互转译性。蒯因会针锋相对地提出, 卡尔纳普表明理论语言与现象语言之间相互可翻译性的企图是失败的。蒯因对ゞ构造〃的批评表明无法使用明确定义的方式在现象语言的基础上定义出物理语言。晚期卡尔纳普试图通过逻辑蕴涵刻画理论词项的经验蕴含, 蒯因则批评这一企图本身就表明理论词项有超出现象的内容, 因而卡尔纳普自己也承认了彻底翻译的不可能性。 ([7], pp.77-78) 于是, 蒯因提出, “为什么不直接考察外部世界对感官的刺激?”, 并用由社会控制的语言的客观性取代卡尔纳普的由逻辑构造的语言的客观性。可见, 蒯因是在用自然科学, 以及社会科学研究认识论所关心的“科学基础问题”, 我们可以将此视为蒯因在展开“在科学内部回答科学基础问题”的口号。

      由于社会是语言的限制性因素, 因而人们并不能脱离社会而自由地选择语言, 但这表面上看依然没有解决客观性问题。提出社会控制, 我们顶多表明了客观性是相对于共同体的, 对于不同?#32435;?#20250;共同体, 依然没有客观性, 于是出?#33267;?ldquo;客观观察在汉森等人那里的破产”。但蒯因紧接着提出, 对于人类而言, 观察语句依然有“绝对的”客观性标准。 ([7], p.88) 这里, “绝对的”是相较于全人类而言的。我们可以设想, 根据自然主义的原则, 要论证观察语句绝对的客观性, 会要运用来自生理学、语言学等科学的资源。自然主义的语言学的研究成果表明, 人类的语言具身于人类?#32435;?#20307;结构, 不同文化的语言也共享几?#21482;?#26412;的颜色词项。[13]这意味着从原则上讲, 自然主义也与卡尔纳普的语言可以完全“自由”地选择这一观点相冲突。如果人类的语言至少部?#36136;?#21046;于生物学事实, 那么由于人类毕竟是同一个生物种群, 维特根斯坦 (L.Wittgenstein) 所言的“如果一只老虎会说话, 我们也无法理解他”[14]的情况就不会发生在人类内部。如果以上讨论是有道理的, 那么蒯因那里就确实有一套自然化的客观性立场, 一方面, 从文本上讲, 蒯因在他所遗留下的文本中直接提出的进路, 是基于自然化的形而上学立场, 将知识客观性放在社会背景中考察, 并提出了“可控制?#32435;?#20250;教育”这一客观性标准;另一方面, 从自然主义的原则上讲, 在认知底层, 知识客观性除了来源于社会, 还来自于生物学事实。

      ?#25721;?#32467;论与后果

      我们的考察表明了, 尽管弗里德曼和理查?#24459;?#31561;人对卡尔纳普客观性立场的挖掘揭示出了一个不一样的卡尔纳普, 但据此认为蒯因对卡尔纳普的批评完全忽视了卡尔纳普所真正关心的客观性问题则值得商榷。客观知识问题询问经验?#21050;?#22914;何成为知识, 用蒯因的话说, 即“刺激如何成为科学”。论者已经注意到蒯因回答客观知识的起源问题的进路是自然主义的, [15]我们指出, 卡尔纳普与蒯因关心的是同一个问题:客观性的来源。他们都认为作为刺激的经验?#21050;?#36824;不是客观知识, 只有进入语言中才能成为客观知识。这就将蒯因对客观性的经验起源的探讨放在了卡尔纳普-蒯因之争的背景下。如果之前对蒯因的自然化客观性进路的辩护是合理的, 那么我们现在考察它会造成的影响。一是二人就“客观性”的?#21046;? 与卡尔纳普和蒯因就其他论题的?#29615;?#20043;间的关系, 二是重审金在权 (J.Kim) 对蒯因的批评, 三是考察二人的客观性争论与西方科学史上“客观性”问题之间的关系。

      1.“客观性”争论中涉及的问题对于更全面地

      理解卡尔纳普与蒯因就其他问题的争论可以做出?#27605;住?#36825;里举例讨论二人就“逻辑真”的争论。“逻辑真”就是“根据意义真”, 卡尔纳普和蒯因对“根据意义真”有不同的理解。对于卡尔纳普而言, 对象语言中的一个陈述“根据意义真”, 当?#21307;?#24403;, 该陈述是该对象语言的一个句法后承 (对象语言的句法结构由元语言清晰界定) 。这意味着, 对于卡尔纳普而言, 清晰地刻画 (相对于对象语言的) 逻辑真, 要求在元语言中制定明确的 (对象语言的) 规则。因而卡尔纳普不认为可以直接不经翻译地在历史给定的自然语言中清晰界定逻辑真 (分析性) 。而蒯因在分析逻辑真时, 所依据的是自然语言, 例如“布鲁图斯杀了或没杀凯撒”这个陈述的真值, 就被认为仅仅取决于语言 (逻辑词项) 的使用。蒯因认为“根据意义真”不能得到辩护, 他给出了?#25945;?#29702;由:一是?#23548;?#36816;用?#23454;?#23545;逻辑真的陈述进行翻译时可能会出差错, 而差错会导致“非逻辑的文化无法与错误的文化 (在?#23548;?#19978;) 区分开”, [16]二是我们既可以诉诸词义来解释逻辑真, 也可以诉诸心理上的“显然性”来解释逻辑真, 而两种解释在?#23548;?#19978;是无法区分的。 ([16], p.390) 我们不必卷入技术细节, 只需要指出, 蒯因的论证是从自然语言而非人工语言出发的。也许蒯因的批评者会提出, 蒯因从自然语言出发对分析性进行的批评并没有真正打中卡尔纳普的要害。如果本文之前的讨论是合理的, 那就为蒯因为什?#21019;?#33258;然语言出发提供了另一条理由:我们的讨论表明, 将两种语言观运用于处理客观性问题, 蒯因的自然化进路更可取, 从自然语言出发, 才能够真正回答客观性问题。这从侧面加强了蒯因从自然语言出发分析“逻辑真”的立场。

      2. 除了弗里德曼和理查?#24459;?#23545;蒯因的批评,

      来自另一个传统的对蒯因的批评则攻击其自然主义, 例如金在权批评蒯因的自然主义不能提供知识论真正关心的知识规范性。金在权的意思是, 蒯因没有提供对信念进行评价或辩护的标准, 但辩护标准, 而不是信念的自然产生机制, 才是知识论真正关心的, 这是由于我们可以根据辩护标准判断接受或相信某个信念在认知上是否是负责任的。金在权提出, 认识论当然可以被自然化, 自然化的认识论当然也会涉及信念的自然产生机制, 但它依然要提出例如“可靠的”这样的辩护标准, 自然化的认识论可以不涉及蒯因所批判的逻辑经验主义主张的用?#38382;?#36923;辑刻画理论和证据之间的辩护关系, 但它依然要用别的方式 (例如可靠主义) 刻画辩护关系, ?#30475;?#30340;心理学研究会偏离认识论真正关心的问题, 而蒯因本人的自然化进路就被归于?#30475;?#30340;心理学研究。[17]

      金在权有两个论点, 一是自然化的认识论需要是规范性的, 二是蒯因的自然化认识论不是规范性的。现在没有人会反对第一个论点, 但第二个论点值得商榷。在蒯因本人对自然主义的讨论中, 确?#24471;?#26377;言及信念归赋 (belief attribution) 问题, 正如金在权正确地指出的, 信念归赋是知识论所真正关心的问题, 而讨论能否认知上负责地将信念归赋给认知者, 就一定会涉及信念评价问题, 而不仅仅是对心灵?#21050;?#20135;生机制的心理学或神经科学描述。但如果我们之前的结论是有道理的, 即蒯因 (像卡尔纳普那样) 主张直接的感觉刺激, 由于不是由语言所表征的知识体系的一部分, 因而也不能成其为知识。那么, 蒯因对客观性的论证就是为了回答另一个有别于知识辩护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因素, 使得经验刺激成为客观知识。客观性问题其实相较于知识辩护问题更加基本, 这是由于只有?#26412;?#39564;?#21050;?#25104;为客观知识, 才能对其他知识构成辩护。从知识论的角度看, 卡尔纳普和蒯因的争论?#24615;?#31034;了所谓的“塞拉斯二难” (Sellarsian Dilemma) 。“塞拉斯二难”指作为外界对感官的因果刺激的非信念经验?#21050;?#34429;然是最直接的, 但不能对信念构成辩护, 在卡尔纳普和蒯因那里, 我们发现他们二人都同意:由于直接的因果刺激不能成为由语言所表征的知识体系的一部分, 因而不构成客观知识。对于本文的主张而言, 重要之处在于指出, 无论自然化的知识论如?#20301;?#24212;这里出现的二难并保留规范性, 都不会与蒯因关于知识客观性的主张相矛盾。这是由于诚如弗里德曼在批评蒯因忽略了卡尔纳普所关注的客观性问题时所言, 由于只有当判断成为客观的, 才可能考察它如何进一步被辩护等问题, 因而客观性问题在这里是先于辩护问题的。 ([6], p.126)

      3. 我们之前在卡尔纳普-蒯因之争的视域内

      讨论了二人就“客观性”的争论, 另一方面, 既然问题涉及“客观性”, 这就要求我们将视域超出卡尔纳普-蒯因之争, 注意到“客观性”在西方哲学、科学史上由来已久, 在史家的着述中, “客观性”概念被追溯到了中世纪, ([10], p.29) 并在二十世纪卡尔纳普等人手上发展出了逻辑客观性。根据达斯顿和伽里森, 在对客观性的?#38750;?#20135;生之前, 科学制图所?#38750;?#30340;是发现自然物的原型 (archetype) , ([10], p.60) 例如在对植物的制图中, 科学家所要求的是在一幅图中展现该植物所属的种的特征, 图像所刻画的不是具体的某个植物, 图像本身需要是经过理性塑造的。在科学?#21307;?#23458;观性视为一种认知德性之后, 以上发现自然的理念 (达斯顿和伽里森称之为“自然真相” (truthto-nature) 的做法就成为了一桩丑闻。在自然真相的时代, 天才的判断力被认为是一种从具体 (具体的植物) 上升到一般 (植物的理念) 的认知能力, 在客观性的时代, 此一曾经的高级认知能力被认为是一?#20013;?#29702;上的偏差, 客观的科学应该压制心理偏差造成的主观性, 只展现自然客观所是的样子 (例如相机的使用使科学家能在制图中尽可能避免由人绘画所带来的误差) 。到二十世纪, 逻辑学?#20197;?#26356;极?#35828;?#20027;张只有逻辑结构是客观的, 甚至连“外星人”和“科学怪人”都要承认。但此一逻辑结构客观性, 由于抛弃了经验, 因而在历史中被抛弃了。 ([10], p.306)

      在达斯顿和伽里森对“客观性”的历?#36153;?#21464;叙事中, 尽管没有涉及卡尔纳普-蒯因之争, 但本文对卡尔纳普-蒯因就客观性的争论的考察, 如果是成立的, 那将会补充达斯顿和伽里森的历史叙事, 使“客观性”从卡尔纳普到蒯因的演变成为“客观性”历史的一个重要?#26041;據?#21345;尔纳普对逻辑客观性的?#38750;?#20351;他认为语言可以是完全自由地选择的, 逻辑上可以自由地构造各种语言, 经验尽管以主观起源, 但逻辑结构上的客观性依然是可能的。蒯因直接的经验刺激不构成客观知识, 但他将客观性放在自然主义的背景下讨论, 克服了卡尔纳普的进路会遭遇的例如私人语言问题, 是真正可能论证客观性的进路。

      参考文献

      [1] Creath, R.'Preface'[A], Creath, R. (Ed) Dear Carnap, Dear Van:The Quine Carnap Correspondence and Related Work[C], Berkeley, CA: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0, vii-xv.
      [2] Friedman, M.'Carnap's Aufbau Reconsidered'[A], Friedman, M. (Ed) Reconsidering Logical Positivism[C],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89-113.
      [3] Richardson, A.Carnap's Construction of the World:The Aufbau and the Emergence of Logical Empiricism[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 35.
      [4] Frege, G.The Foundations of Arithmetic[M].Austin, J.L. (Trans.) New York:Happer Torchbooks, 1960, 36.
      [5] Carnap, R.The Logical Structure of the World and Pesudoproblems in Philosophy[M].Rolf, A.G. (Trans.) Chicago and La Salle, Illinois:Open Court, 2003, 7.
      [6] Friedman, M.'Epistemology in the Aufbau'[A], Friedman, M. (Ed) Reconsidering Logical Positivism[C],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114-162.
      [7] Quine, W.V.'Epistemology Naturalized'[A], Quine, W.V. (Ed) Ontological Relativity and Other Essays[C],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9, 69-90.
      [8] Carnap, R.'On Protocol Sentences'[J].Creath, R., Nolan, R. (Trans.) Nous, 1987, 21 (4) :457-470.
      [9] Richardson, A.'How Not to Russell Carnap's Aufbau'[J].Proceedings of the Biennial Meeting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Association, 1990, (1) :3-14.
      [10] Daston, L.Galison, P.Objectivity[M].Brooklyn, NY:Zone Books, 2007, 273.
      [11] Carnap, R.'The Old and the New Logic'[A], Ayer, A.J. (Ed) Logical Positivism[C], New York:Free Press, 1959, 133-146.
      [12] Quine, W.V.'On What There Is'[A], Quine, W.V. (Ed) From a Logical Point of View[C], Second Edition.New York:Happer Torchbooks, 1961, 1-19.
      [13] Varela, F., Thompson, E., Rosch, E.The Embodied Mind:Cognitive Science and Human Experience[M].Massachusetts:The MIT Press, 1991, 168-169.
      [14] Wittgenstein, L.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M].Anscombe, G.E.M. (Trans.) Oxford:Basil Blackwell Ltd, 1958, 225.
      [15] Hylton, P.'Willard van Orman Quine'[EB/OL].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quine/.2014-12-01.
      [16] Quine, W.V.'Carnap and Logical Truth'[A], Schilpp, P. (Ed) The Philosophy of Rudolf Carnap[C], La Salle, Illinois:Open Court, 1963, 390.
      [17] Kim, J.'What Is“Naturalized Epistemology?”'[J].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1988, (2) :381-405.

      注释

      1 理查?#24459;?#32473;出了一个通过颜色相同关系对颜色进行构造的例子。

    联系我们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20449;?/a>|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峠蒙个眉嶄屈奕担択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sup id="ucusx"><bdo id="ucusx"></bdo></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sup id="ucusx"></sup>
  • <li id="ucusx"><s id="ucusx"></s></li>
  • <dl id="ucusx"></dl>
  • <div id="ucusx"></div>
    <dl id="ucusx"></dl>
  •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dl id="ucusx"></dl>
  • <dl id="ucusx"><menu id="ucusx"></menu></dl>
    <dl id="ucusx"></dl>
    <li id="ucusx"></li><li id="ucusx"></li>
    <li id="ucusx"><ins id="ucusx"></ins></li>
  • <dl id="ucusx"><ins id="ucusx"></ins></dl>
    <sup id="ucusx"></sup>